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股票

旗下栏目: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

王中磊:把消失的文明拿回来是电影的理想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3-24
摘要:王中磊:把消失的文明拿回来是电影的理想

自动播放

【中国的创意经济】王中磊从电影的角度讲述文明古国到文创强国

正在加载...  

王中磊:把消失的文明拿回来是电影的理想

图为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

3月24日,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进入第二天。今年论坛的主题是“全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下午五点,主题为“创意经济:从文明古国到文创强国”的分论坛召开。从文化到文化创意到创意经济,缺的是什么?中国文创产业应该具有怎样的特色和气质?腾讯财经全程视频并文字直播。

山水文园集团董事、山水文旅集团董事长兼CEO唐军表示,文化产业到了一个很关键的时刻。我们的老百姓消费需求同以前不同了,在创意中最难的就是要迎合不同的消费需求。

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表示,在拍摄电影的过程当中,由于要复原古代的城市风貌,会衍生成电影小镇,把出现的电影美术和城市的建筑美术结合在一起,这是不自觉的过程。我们的理想就是在很多的城市再把我们原来已经没有了的这些文明再拿回来。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补充道,以故宫为例,在文化产业的发展过程中,故宫博物院的职能顺序从藏品保管、学术研究、社会教育变成把教育提到最前面,跟人们的生活关系更加密切了。

以下为论坛实录:

鲁豫:台上几位嘉宾已经就坐了,我先向各位介绍一下他们,不一定按顺序介绍,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先生、山水文园董事唐军先生、著名歌手音乐创作人、碎乐创始人汪峰先生、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还有朱清齐(音)先生。

大会给我们这场论坛出的总的题目有点大,叫做创意经济:从文明古国到文化强国,

单院长给我们做一个开题,能不能从比较小的地方切入进去。

单霁翔:我还是大一点吧,文明古国到文创强国,其实看到这个题目还是挺兴奋的。咱们G8扩大到G20都是经济强国的俱乐部、集团,对世界经济发展做出很大贡献,但是我们还需要文化,历史场合中几千年是有创意的民族,所以才能延绵不绝。

我们去年邀请了八个文明古国的代表,创办了论坛,中国、埃及、印度、伊拉克、希腊、意大利、伊朗、墨西哥,八个文明古国,文明古国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对人类的贡献做了一个讨论和对怎么融入今天成果中,所以今天的创意经济,到文创强国,这个题目在今天是很有意义的一个题目。

鲁豫:汪峰点头有什么想讲的吗?

汪峰:继续听。

鲁豫:有没有想接单院长讲的?唐军先生。

唐军:到时候了,一个国家或者一个社会发展到一定时候,市场需求、老百姓的需求、国家的需求都需要我们把整个经济带到更高的一个层级上面。文创强国这个词用的很有意思,就是我们在整个以后的发展过程当中所提供的产品一定要有感觉,或者要有品质,或者需要有一种艺术,或者有一种娱乐,因为这是老百姓需要的,也是我们国家需要的。

鲁豫:这个题目暗含着我们不是文创强国,您列举一些,特别从您工作领域。

唐军:我在这个行业里边三十多年了,因为现在很重要的一个感觉,我在迪斯尼做过,也在万达做过,现在在山水文园,做的产品都是一定要有品位的。国家我就不列举了,产品很多,我们有影视产品,有乐园的产品,有这种创意型的餐饮、演出等等,现在我感觉到我们已经到了一个很关键的时刻,不管我们衣食住行也好,不管我们现在国家推行的这种全娱旅游也好或者主题小镇也好,或者是饮食产品的创作也好,都是一种不同的形式。这种不同的形式能反映出我们的百姓或者我们的消费者的需求,比如说我们现在做的山水主题小镇,它是集合了电影、电视,集合了乐园,集合了餐饮、演绎,放在一个地方集群式的主题小镇,可能是在创意过程当中最难的,因为要满足所有不同人的消费需求,如果讲电影中磊更有发言权,可能对这种看电影人的需求特别能够满足。

比如像故宫博物院,可能对这种传承下来文明的东西有很多感觉。但是把这些不同的产品,音乐也好,放在一个地方,而且能把这些人吸引到这个地方来,在那儿玩,欣赏、休闲、放松,还能住下来,这种产品很不容易做,这个产品从产品的感觉现在发展到国家的战略上,现在提出来要创几千个小镇,等于就是把我们国家的城镇化在提一个档次,而不仅仅是文创的一个概念了。

王中磊:华谊兄弟是拍电影的公司,为什么从传统的电影到文创的领域,过程并不是自觉的行为,是不自觉到自觉的行为,很有趣。

因为拍电影我们取材会有古代的,也有我们的近代民国的时候,也有境外取景拍摄,很大的感触就是在国内拍摄的时候不管拍哪个年代都会碰到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文明古国所留下来其中的一个遗产,比如说建筑遗产或者是一些属于民粹的一些文化的遗产,其实保护的不够好,因为可能我们经历了上百年的战乱,经历了经济建设的时期,对文物保护都不够。从表面看,拍摄的时候每年历史遗留的东西取景,就从史料当中复制,用特别好的电影美术还原它。

特别遗憾,每次这个过程结束的时候,我们就会面临把它毁掉,因为拍完了要把土地还回去,或者场景没有了。阴差阳错,我们在几年前拍摄了一部电影叫《温故1942》,复原了几条街,拍完又没有了。我们说找一个支持我们的地方,就在海口,他们说愿不愿意把我们美术重新复制一遍,就做了1942街,就衍生到电影小镇,把出现的电影美术和城市的建筑美术结合在一起,这是不自觉的过程。

做起来以后发现特别有用,因为电影是一个传播性跟观众的兴趣特别高的一个艺术的方式,当我们把这条街建完了以后用了很多电影美术的复古性还原那个年代单薄的状况,出来之后游客非常喜欢,又沉浸在电影的回忆当中,游客特别多,我们在海口不是旅游很发达的地方建立这个小镇,很快年的游客到了两百万人次,之后就变成自觉的行为。

我们拍电影,去这么多地方以后发现我们真的是文明古国,每个地区都有它的艺术的遗产,就是文化的遗产,包括刚才我提到的建筑,到安徽、到湖南,我们现在就想了一个方法,用电影美术跟建筑美学再跟新的科技,新的文化旅游再加上电影结合起来,我们的理想就是在很多的城市再把我们原来已经没有了的这些文明再拿回来。长沙下一步的工程,因为战乱把长沙战没了,我们就把长沙古城完全复制出来,这个工程很大,但是我觉得它的作用并不是一个一时一刻的,实际会遗留下来,所有人都知道原来我们以前的长沙是这样的,建筑风格是这样的。

文明古国,我们的中国给我们留下这么多的遗产,我们用电影这样一个很巧妙的方法可以做出一些文创的事情来,而且方式越来越有可复制性。我觉得这个是我们从一个不自觉到自觉的过程。

责任编辑:采集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