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股票

旗下栏目: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

汪峰:要让孩子们主动意愿接触中国的文化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3-24
摘要:汪峰:要让孩子们主动意愿接触中国的文化

自动播放

【中国的创意经济】汪峰从音乐角度讲中国的文创

正在加载...  

汪峰:要让孩子们主动意愿接触中国的文化

图为歌手、音乐创作人、碎乐创始人汪峰

3月24日,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进入第二天。今年论坛的主题是“全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下午五点,主题为“创意经济:从文明古国到文创强国”的分论坛召开。从文化到文化创意到创意经济,缺的是什么?中国文创产业应该具有怎样的特色和气质?腾讯财经全程视频并文字直播。

作为一名职业音乐人,歌手、音乐创作人、碎乐创始人汪峰表达了他对文化创意的看法。他提到,文明古国不能只代表的是那些之前的字画、古董,我们身处于这么棒的历史和文化的国家,把这些几千年、几百年的东西让现在的孩子们除了看视频,除了直播,依然有兴趣,甚至更大的兴趣,主动愿意学习和接触,这个才是我们应该动脑筋想的。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补充道,今天人们要过品质生活,人们的生活和90年代和进入新世纪之初的十年追求不一样了,如果我们停在一个水平上,不继续往前走就会被淘汰,一定不会有市场。一定要追踪前沿,否则就会被淘汰,就没有希望成为文创强国。

以下为论坛实录:

汪峰:从文明古国到文创强国,这个名字我一看的时候觉得有点大,也觉得去探讨这个自己有点承载不了,不过它给我直接的感觉是如果把文明古国能够变成文创强国的话,它肯定一个是保护,一个是传承,一个是发扬。其实我也不了解,也并没有这个资格谈,我们是如何保护的,每个人都在尽量传承,最关键的也是最大的障碍,而是怎么样去传承到发扬这个阶段。

很简单地说,我们每个人都知道中国有太多精彩的让人难忘的,甚至让你觉得惊叹不已的历史和很多很棒的文化。但是文明古国不能只代表的是那些之前的字画、古董,我们应该让15到25岁的人深刻领悟到我们为什么这么棒,我们身处于这么棒的历史和文化的国家,其实这个就是刚才院长谈到的我们一定要用符合这个时代,甚至领先这个时代的很多的产品,很多的商业模式,把这些非常故的,几千年、几百年的东西让现在的孩子们除了看视频,除了直播,依然有兴趣,甚至更大的兴趣主动愿意学习和接触,这个才是我们应该动脑筋想的。

如果把这个意识转化到我的领域,因为我也只能做这个领域,音乐的话,那个就是我现在在做的,没有这么大历史的传承,但是我想去改变的也很不容易,差不多我觉得三四十年这么一个历史,中国整个的流行音乐这一块,所以我做了一个音乐产品,这个APP叫碎乐,破碎的碎,音乐的乐,名字很简单,可以理解碎片化时代的音乐。我想现在这个时代的音乐和过去真的不一样了。鲁豫我们在18岁、22岁、23岁的时候,我们在听自己喜欢专辑的时候,真是买回磁带到家里,现在生活中从来不可能有那个情节了,热泪盈眶的在听第一秒到磁带结束,简直觉得特别兴奋、特别幸福,这个是我小时候。我身边很多人都是这个状态,如果他是非常热爱的,但是这个时代绝对没有可能了,无论多么喜欢,应该是这首歌不错,另一首歌立刻快进,现在就是鼠标一点,实际全是碎片化的。

我希望能够做到的是让音乐和音乐行业比过去要好一些,如果我幸运的话那就好很多,可以改变。我其实特别嫉妒也羡慕电影行业,真的是中磊,很多从事电影行业的,他们自己也亲身经历了,也是作为开创者最好的时光就是现在,而且我觉得甚至最最让人觉得羡慕的时候已经都有点进入相对理性,只要在电影这个行业只要有才华,能付出的就有回报。

鲁豫:音乐不是吗?

汪峰:绝对不是,一定不是,我觉得我自己很惭愧,我一直用一个词,就是羞愧,虽然我没有觉得我取得的成绩和成就是我觉得羞愧的,因为那个真的是我所有的努力,我没有投机取消,现实是所有音乐产值和利润全部走向了技为头部一小点的部分,不管音乐公司还是艺人还是当红的,这个是最可怕的。

鲁豫:包括你吗?

汪峰:当然,所以我觉得可能我有这个经历,我不愿意做这样的人,因为我知道我曾经就是我现在愿意去帮助的所有这些音乐人的一员,我太知道他们的心理和他们所处的环境,但是你知道光从我来帮助你这个角度还不够,因为帮可以一次、两次、十次,十年真的帮不了,因为每个人的能力还有限,所以必须找到一个方式改变里边的核心的问题。我觉得中国99个行业,2017年一个新的时代,只有音乐行业可能还处在80年代甚至更加悲惨的,为什么,特别简单,我97年出第一张专辑的时候,我出去演出,那个时候我和整个乐队是1万5,两万块钱以内,那个时候我写的这些歌曲,第一张专辑给了我十万,包含录制,那个时候觉得天文数字。那个时候所有的东西是有价值的,虽然极为的便宜。

我为什么说音乐行业是倒退,现在是没有的,现在是没有人会付你这个钱,你所创作的东西那个时候还有这个钱,现在是没有的,很多时候一个默默无闻的热爱音乐的人发表他的作品还要自己再拿钱获得关注度很多东西,这一块需要有很多时间探讨,不适合今天,我想说我创办碎乐只有一个目的,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和可能创造出来一个能够让年轻人非常喜爱,非常主动的融入进去的一个模式,这个平台没有别的内容,就是发表,直接拿到收入,把中间所有的平台,中间所有的各个关卡全部消灭掉,这是我的一个愿望,我希望能够影响我们心灵的创造者,再往下用户,付出就会得到回报,其实这是我们每个行业人每天重复的一件事情,但是唯独音乐行业在这一块现在非常畸形,所以这是我愿意付出我所有去做的,因为我希望他们也能像我一样有一定的,有那么一点点话语权,他们能像我一样当我想为大的目标努力的时候,我是存在可能性的,但是对于他们来讲一点可能都没有,甚至连应得的收入都没有。我通过我的努力,周围人的支持,朋友的帮助走到现在,我非常希望用一种更好的符合这个时代的方式能够为他们造出一个模式来,让他们能够真正回到自己应得的生活环境和商业环境。

鲁豫:每个人代表不同的领域当中,是不是音乐最多的有危机感的一个领域?这是你个人特别的感受,还是到你这个位置的音乐人、歌手都会有普遍的危机感?

汪峰:每个音乐人,稍微了解一点的就知道,电影行业去年四百多亿,这是有数据的,音乐行业是90多亿,小龙虾是1500亿,我就不再往下举例了,在任何一个版权保护和各个方面都是正常的,也就是说是通行的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音乐应该是电影行业的八到十倍,永远都是这样的比例。大家其实可以想,一张电影票最便宜的方式,你有各种VIP的方式,抢掉一张刚刚公映的大片,15到18块钱,可能电影院花一百块钱买的票,一首歌就是三块五,单体价格,歌曲可以说是最低的商品,为什么永远在中国可以付费购买最少的一个商品,在座我绝对可以相信你们的手机里面,一定都有歌曲。

鲁豫:我昨天刚下了二十首,一分钱也没有花,而且没有下你的歌。

汪峰:那你即将进入黑名单。

王中磊:三块钱下载可以重复享受的,电影院的钱就是一次。

鲁豫:一直我们在聊天,没有让戴维(英文)讲,他的经历很丰富,自己创立过品牌,现在经营一个挺有历史丹麦的品牌,还做了餐厅,来谈谈怎么理解文创强国。

(英文演讲)

主持人:怎么样把传统的东西带给年轻的一代,单院长有什么感受?

责任编辑:采集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