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股票

旗下栏目: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

汪峰:花一百元请心爱的人看电影是好的体验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3-24
摘要:汪峰:花一百元请心爱的人看电影是好的体验

汪峰:花一百元请心爱的人看电影是好的体验

图为歌手、音乐创作人、碎乐创始人汪峰

3月24日,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进入第二天。今年论坛的主题是“全面全球化与自由贸易的未来”。下午五点,主题为“创意经济:从文明古国到文创强国”的分论坛召开。从文化到文化创意到创意经济,缺的是什么?中国文创产业应该具有怎样的特色和气质?腾讯财经全程视频并文字直播。

歌手、音乐创作人、碎乐创始人汪峰认为决定性的事物只有两种,一种是科学方面,一种是商业模式划时代。电影院火的原因是,全世界可能只有百万分之或者千万分之一的家庭可以造一个MAX,富豪家里是可以的。但是对于老百姓来讲永远是不可能的情况下,如果花几十块钱,加起来一百块钱左右请心爱的人看场电影,这是一个好的体验。

华谊兄弟副董事长、CEO王中磊表示,在中国,政府对文创的支持力度很大。除了拍电影之外,在做新的线下部分例如电影的主题公园或者电影小镇,那个不是一个企业可以完成的事情。它可能需要政府,需要很好的财务的支持,很好的税收支持,甚至很好的土地政策的支持,才可以去做我们这些梦想。

以下为论坛实录:

鲁豫:中磊怎么理解把梦做成很棒的文创产品?

王中磊:电影也是有一百年的历史了,它从一个简单的创意,把我们看到的东西通过科技的手段变成一个影像,大家重复地看,其实它也是20世纪最伟大的艺术的发明,也是新的艺术形式,但是每次的进步都跟科技有关系的,从无声电影变成有声,变成彩色,变成立体声,后来有3D,MAX,现在又在讨论电影和AR、VR的结合,不断在提升,梦的真实性或者互动性,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手段,帮助艺术更长的生命力或者更好的娱乐性,来服务现在的消费者。

所谓的质量光是科技还不是能达成的,更多是其中的创意。唐军说的非常对,中国的电影这几年它的市场快速增长,其实所有应该跟它配套的创意体系跟工业体系远远落后的。

鲁豫:这只是中国电影还是国际上的电影?

王中磊:中国更明显一些,因为很多国家并不具备中国市场的属性,我们发展这么多年了,去年低了一下,为什么还很强,因为对基础的两个部分没有释放出来,就是人口红利,去年变成14亿人次,差不多一个人一年看一次电影,这个很厉害,我二十年前看的时候是二十个人一年看一次电影,现在变成一个很刚性的需求,我们的电影院只建设到了三四线城市,其实远远没有达到。

这么强的需求,到后来更多的是内容,而且现在新的科技让互联网变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视频的载体。我们的国家有这么好的基础,确实给年轻人很多的机会,在我的公司里边有一些电影的工作人员,有的来自于台湾,有的来自于香港,他们在将近十几年前,他们家境都是很好才会学电影,这是他们那个时代,他们老爸都会跟他们有点翻脸了,为什么选择电影,毕业以后就失业,因为我们在这方面比较落后。现在再去看,看到最好的电影学院,不管是纽约的电影学院,还是哪儿的电影学院,非常多内地的学生在那边学习,他们不一定是家境很好的人,他们觉得有一个梦想,我的女儿也加入这个行列,我女儿跟我说中国的同学现在刚上大一,就跟她说我们要好好学习,回去我们要改造我们的电影,潜台词就是改造你老爸,就是他们很有热情做这件事情,我们提供了这么好的基础,我认为变成文化强国或文创强国,最重要的是创字,没有很好的创意真的是不行,没有创意马上这个市场就是别的人。

汪峰刚才说的,我觉得没有泄气,音乐真的是不会有问题的,人成长当中,年轻人成长当中,电影是靠后的,是先有音乐的。

汪峰:电影才一百多年。

王中磊:青春期先接触了音乐,音乐是最好的表达,不管对爱情的向往,友情的向往都是靠音乐,我的职业第一梦想就是音像店的售货员,这是我人生的第一职业梦想,因为十几岁上初中的时候就是想出了盒带要去买,那个时候十几块钱,我爸他们的工资一个月一百块钱,那个时候滚石一出新唱片了,15块一个盒带,我最好的职业就是去卖这些,不用买,音像店一个一个在关,但是音乐不会死的。

唐军:我们一定会支持音乐,包括商店的、演出场所的都跟音乐有关。

汪峰:很多时候都还是决定性的事物只有两种,一种是科学方面,一种是商业模式划时代,科学方面很简单,电影一百多年的历史,我想音乐应该几千年了吧,但是有了这个科学创造出来电影放映、胶片所有这些东西,我常常在想如果音乐现在又有同样的运气,有一项技术,除了它的正版出版,任何都不可能复制的时候,无疑它的春天至少在中国那就太好了,很多时候取决于一个介质,

为什么电影院会这么火,很简单的,全世界可能只有百万分之或者千万分之一的家庭可以造一个MAX,富豪家里是可以的,但是对于老百姓来讲永远是不可能的情况下,如果我花几十块钱,加起来一百块钱左右我可以请心爱的人看场电影,这是一个好的体验,不可能还是我请我心爱的人在家看着第九VCD,是一个介质造成的,最好的体验必须是在这,所以必须是有好的市场。如果音乐有这样的可能性的话是很好的,现在没有的情况下,我想走第二条路,就是模式,其实很简单,只要你想到一个让年轻人,让喜爱音乐的人最轻、最简单的方式愿意给钱,其实特别简单。

我举了一个例子,现在底下有人拿摄像机和拍摄,好比我们几个人就是此刻在台上演唱,中磊是我的版权方,是我的唱片公司,这一位拍完了我们现在不是在说,我们现在在唱一首歌,即刻放在碎乐上,我们建议所有的人这个作品都是一块钱,可以无限,那是不现实的。他拍完之后,如果在台上唱歌的是我或者我和鲁豫,50%即刻进入我或者我和鲁豫的帐户,剩下的50%里边,20%进入到中磊的帐户,也就是我的版权方,恰好这三位是词曲作者,作为拍摄者拿到10%,如果拍摄者是内容创作者和发布者,转化一下角色是我,我直接拿走50%,这个是碎乐的模式,我思考了两年,我们一直琢磨,什么东西可以改变。

我们去呼吁,我从15岁呼吁到现在已经呼不起来了,无论版权保护还是什么,我觉得只有另走别的路,而且是正路,就是商业模式,如果碎乐可以有这个运气或者坚持,一定能够改变音乐行业,正如大家鼓励我的也觉得这么郁闷,我没有郁闷,但是我必须要改变这个的是我相信不只是我,不只是碎乐,我希望碎乐是最开创的领路人,虽然现在还是小体量,但是变革一定会发生的,我希望永远付出的人能够得到回报,至少音乐行业做到这一点。

(英文演讲)

鲁豫:还有一些时间,观众有没有一些问题?

责任编辑:采集侠